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姜茸:红尘情歌----蔡锷与小凤仙的故事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10/7 16:31:00



【小说】红尘情歌——蔡锷与小凤仙的故事
姜茸

小凤仙,生于1900年,享年76岁,满族人,祖籍福建莆田。
光绪年间全家流落湖南湘潭,出生杭州,1911年逃到上海,在那里无意间,跟随一位姓越的老板学唱戏,因技艺超群,在当时小有名气。
但是,命运多舛的小凤仙被人卖为奴婢,不久被卖到妓院,辗转到了北京。在著名的八大胡同之一的吉林巷欣蕊班卖唱接客做生意。
关于小凤仙操持歌妓的地点,有说在吉林巷,有说在顺义胡同,也有说在樱桃拐街,但现在比较可信的是在吉林巷,她应是经常在这一带活动。从吉林巷走到樱桃拐街的泸州老馆不过只有三五分钟的路。而据说泸州老馆二楼的“香熏阁”就是蔡锷与小凤仙约会的地方。
有人说小凤仙,姿色平平,娇小玲珑,吊眼梢,翘嘴唇。肌肤不算白皙,性情尤其孤傲,对富贵巨贾,不屑求媚取宠。但略懂文墨,喜缀歌词,特别是生有一双慧眼。
蔡锷当年为云南都督。 袁世凯加紧复辟帝制,笼络蔡锷。经由杨铎极力推荐,袁世凯叫他的大公子袁道定拜蔡锷为师,排定日期讲解军事科学及为将之道,并面许将来陆军总长一职非蔡松坡莫属。
民国四年初秋,筹备袁世凯登基的“筹安会”堂而皇之地在北京成立了, 杨铎主持其事,利用都是湖南同乡的身份,天天力促蔡松坡列名发起人之一。蔡锷是辛亥云南起义的元勋,反对帝制、赞成民主,所以前后矛盾,但又不能公开拒绝,只好拖延。 之后他假装赞成帝制,在云南会馆的将校联谊会上发起请愿,请袁世凯改行帝制,速正大位;并在众目睽睽下,签下自己的名字。
蔡锷自遇到小凤仙后,顿感此女虽沦落风尘,然而语出不俗,气质不凡,可作为红颜知己。蔡锷为了使自己有更多的空间活动,于是抱着一种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心情,常去小凤仙所在的欣蕊班。 袁世凯知道后大笑道:“蔡松坡果真乐此不疲,我也可以高枕无忧了。”蔡松坡与小凤仙如胶似漆,托粟立清购得前清某侍郎废宅一所,大兴土木,到处扬言为小凤仙建造华屋。又给小凤仙题词,说她:“此际有凤毛麟角,其人如仙露明珠。”蔡松坡做的这些荒唐事,却惹恼了原配夫人曹玉霞。她对丈夫又是指责,又是劝戒:“酒色二字,最是戕身,何况你身体欠佳,更不应征花逐色。大丈夫应建功立业,留名后世,怎能寄情勾栏,坐销壮志呢!”蔡松坡听罢恼羞成怒,先是把家具打得稀烂,接着对曹玉霞拳脚交加,百花胡同里蔡宅顿时闹得鸡飞狗跳。
袁世凯听到消息,派唐启功和钱序贤两人前去调解,但也无济于事。之后袁世凯便大大松懈了对蔡松坡的戒心。蔡锷苦思脱身之计,最后还是想到他的红颜知己小凤仙。民国四年十二月一日,离袁世凯即帝位的日子还有十一天,蔡锷利用与小凤仙踏雪寻梅之机,独自登上了开往天津的三等列车。第二天便换上和服,扮成日本人,搭乘日本游轮“天津丹”直驶日本。蔡锷到了日本,立即拍发电报回国,向袁世凯请假医病。之后他经香港到越南,由蒙自进入云南,组织了“护国军”起义讨袁。
蔡锷后患病,三十七岁时逝世。噩耗传到北京,举国震惊。据说,当北京官方与民间各界在中央公园公祭蔡锷时,小凤仙请大名士安赟再代撰了挽联送去致祭:其一: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其二: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几年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
自此后,小凤仙遂从八大胡同消失。她来到天津,租得大院陋屋,靠替别人做手工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小凤仙独身过了几年日子先嫁一军人,军人死后再嫁姓陈的厨师,住在沈阳的一座平房里。靠丈夫的收入养家度日,生活很是拮据。
小凤仙渐被人们遗忘了。就这样小凤仙默默无闻、平平淡淡地在沈阳生活着,就连她身边的熟人也不知道她那不平凡的身世。
20世纪70年代初,小凤仙已是70多岁了,丈夫已死,孤苦伶仃。她曾被好心人沈阳钢铁女工郦某接到家中住了一段时间。这期间她心情开朗,常常眉开眼笑。只是有一次,她听到收音机里播放当年蔡锷与小凤仙的故事,她面容痛楚,泣涕涟涟。郦某见状,急忙握住她的手,细问缘由。在一声声关切的询问之下,这位被称做“丰娘”的慈祥老人才情不自禁地口吐真言:“那戏中之人就是我!”
1976年,小凤仙患突发性脑溢血,栽倒在自家平房旁的旁边的花园里。人们把她送到医院抢救,但已无效。她终于走完了自己曲折的人生道路。
民国初年,在北京的八大胡同与欣蕊班只有一墙之隔的金凤班也是一等妓院。金凤班与欣蕊班的来往十分密切。欣蕊班楼上住着19岁的小凤仙,金凤楼上住着17岁的良北雪。良北雪本姓章,名卿真,父亲是北京赶骆驼的脚夫,母亲在前门卖大碗茶,爹妈死后,她被舅舅卖到八大胡同,沦为青楼女子。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