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七月半]重之:祠堂里的女人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8/27 12:38:00


祠堂里的女人
重之
  漆黑的夜,风雨洗刷着这座古老的祠堂,她倦缩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雨声,闭着眼就是睡不着,只要是下雨的夜晚,她就失眠。去了趟卫生间,起来忽然觉得头痛晕眩,双脚也有些不听使唤,强撑着身子回到床上,一时手脚竟不能动弹,想喊也喊不出,但心里却清白,预感自己定数已到,反倒一点也不抗拒这一天的到来,心里平静得很……

  外面,雨还在下着,这雨,多像五十二年前的雨,那也是这样大的雨,下得人心惶惶的,那一晚,他来了,来得匆匆的,一身国军戎装,湿漉漉的,站在她面前,昏黄的灯光下,男人憔悴的面容挂着笑,她觉得那笑明显是装着的,男人说:战事吃紧,共产党的部队马上要来了,部队往南撤,他想带女人走,可部队有规定,他这连长级别的是不许带家属的。这次部队开往衡阳,路过家里,顺便回家看看她,他不想惊动老父,见面怕又多一个离伤,只是说辛苦女人,为他多担一分儿子的孝心。

  临走,她噙着泪水,男人再一次拥她在怀,她听着男人的心跳,心一阵绞痛,感觉像生离死别。她知道,男人穿了这身军装,是身不由己的,留也留不住的,那时,她男人已是个国军骑兵连连长,军人是要打仗的,她是一个受过旧传统教育的女人,不懂得什么共产党和国民党,只知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她要相夫教子,嫁到刘家大宅院三年了,可与自己男人相处的日子,只有新婚时的短短三天,丈夫在部队,不能相随身边,也没为男人留下半点骨血,长夜漫漫,守了三年寒暑的空房,忽然间男人风雨夜归,却又要走了,且这一去是生死未卜,她如何不伤心呢?

  她提着盏马灯把男人送到槽门口,门口有卫兵牵着马,望着男人上了马,她的心已碎了,男人拉着马缰扭头对女人说:"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她流着泪点头,马蹄声"哒哒",渐行渐远。她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间,心里空空的,守着盏孤灯,四周是夜的冷漠,无眠地等着黎明,心里种下一个信念:一定等男人回来!

  男人一走,刘家大院不久就进了兵,她清楚记得,那一天早上推开门,她吓呆了,屋檐下,房前晒坪上全是黄溜溜一片睡着的兵,站岗的哨兵向她微笑,称她"大嫂",她以为听错了,奇怪这世界变了,怎会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兵,睡在地上也不怕湿气重着凉,难道是上天降下来的天兵天将?莫不就是男人说的共产党部队?看他们这么好,怕扰百姓,男人为啥要与他们作对呢?她觉得男人真傻,丢下自己的女人不管,何苦来?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