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人民日报:桐花香里访攸州(组图)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6/26 20:58:00


桐花香里访攸州(新时代之光)
    2018-06-27 00:00
    人民日报-王巨才

北京的春天是短暂的,姗姗而来,匆匆而去。物候暗转草木知。于是,惊蛰到谷雨这四十多天时间里,迎春、玉兰、樱花、碧桃、海棠、连翘、丁香、梨树、芍药、牡丹、郁金香等花树果木孕育既久饱满鼓胀的花蕾,争先恐后拼尽全力竞相绽放。那情形,既姹紫嫣红热烈奔放,又多少有点秉烛夜游的况味。因为一过“五一”,天气干热,则是另一番景象了。

而此时,当我置身湖南的攸水河谷,眼前的罗霄山正是一派云蒸霞蔚花繁叶茂的景象。连绵的映山红别处看过,山山岭岭村村寨寨无远弗届耀眼欲明的油桐花却是第一次经见。这是何等蓬蓬勃勃纯净洁白的花团啊!远远望去,恍如一夜寒风,在这覆满楠竹和香樟的山野间铺一层莽莽苍苍晶莹绵密的瑞雪,翠绿莹白,交互映衬,营构一幅色泽清新典雅、意境悠远祥和的江山妖娆图。此景此色,怕是任何天才的画笔都无法抵达的。这桐花宜远眺,尤堪近观。桐树身量极高,树冠荫地可达半亩。村头崖壁,行人猛一抬头,那挺拔的身姿,舒展的枝条,繁茂的花穗,顿给人一种威风凛凛、大气磅礴的视觉冲击。而树下白花花的落英,铺满必经的道路,因花朵雌雄同株,落到地上,花蕊或粉红,或嫩黄,大大方方,各饶胜色,又别是一番妩媚的韵致,让你不忍踩踏,又无可避让。时令已过立夏,在南方,按说也到闷热难耐的时候了,但因此地植被良好,空气清新,即使是正午,人也无疲惫倦怠之感。沐浴着习习凉风,欣赏满目皎洁的油桐花,在我,更有一种“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的惊喜。

这个罗霄山脉中段、湘赣交界处的县份叫攸县,又称攸州、梅城。只是沧海桑田,梅树已不多见。而一部载入《四库全书》的《梅花百咏》,却让这个湘东古邑闻名遐迩,久享盛誉。其作者冯子振,字海粟,元代著名文学家,《元史》载为攸州人。史称其博洽经史,于书无所不记,又文思敏捷,下笔不能自休,每于酒酣耳热之际,使二三人濡笔以侍,遂奋笔疾书,随纸多少,顷刻并尽,所写莫不文采飞扬,美如锦簇。冯生前与赵孟頫交好,扬州现存的《汉寿亭侯祠碑记》即是由国史院编修苏大年起句,冯子振草就,赵孟頫书丹,俗称三绝碑。经赵引荐,冯又与吴中圣水寺和尚释明本友善,两人时相酬答,有冯诗释和七言绝句各一百首,虽不无“游戏”之讥,但才调所关,可圈可点者并不少见。如《折梅》:素手分开庾岭云,问花觅取一枝春;陇头驿使今无便,留向山窗几上芬(冯诗)。残雪轻摇揽素枝,故人应说寄来迟;花是先假调羹手,选取东风第一枝(释和)。如《西湖梅》:苏老堤边玉一林,六朝风烟是知音;任他桃李争春色,不为繁花易素心(冯诗)。花发苏堤柳未烟,主张风月小壶天;清波照影红尘外,冷看游人上画船 (释和)。冯子振流传下来的诗词曲赋,尚有《居庸赋》《华清古乐府》《海粟诗集》等多种,皆“笔气淋漓”“称雄古今”,颇令攸县人引以为豪。

攸县秦代置县,迄今两千多年,是湘楚文化的一处重要发轫地,有石山书院。书院开山掌院张岊(jié),南北朝时期南齐人,据说齐明帝时官至司寇、司空,位列三公。东昏侯萧宝卷继位后,朝政腐败,残虐民生,张岊不满暴政,辞官退隐,先到南岳衡山,后听说攸县莲塘坳麒麟山风光清静秀美,是汉代苏隐、葛洪隐居之地,即循湘江,溯攸河,举家前来,所见果然松萝蓊郁,泉源清泠,脱口赞曰:“此足以乐吾生矣!”遂筑室安家,结庐修行,除采药制丹,医病救人,又创建石山书院,开坛课徒,讲习经典,不仅培养大批人才,流风所及,对当地人文风气的养成及我国书院文化的蔚起也产生久远影响。一脉书香,绵延不绝,历隋代至清末,攸县又有凤山、白鹭、湘南、东山等二十二所书院先后开办,涌现人才,有“八十进士赢殿试,二百举人耀攸州”的说法。这固非一人一地一时一事之力,但那些为造福苍生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先驱者,人们是不会忘记的。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