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许文博:一个好面馒头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6/26 14:25:00


一个好面馒头
  许文博


  那是发生在我小时候的一件事,提起那件事,我至今都感到非常羞愧。
  小时候家里穷,至于穿什么衣服,美,还是丑,已经没什么印象。然而,跟吃有关的所有的事,甚至一些细节,都能随时随地浮现在脑海中。我一直认为,这是因为人的胃是有记忆力的,比大脑的记忆力还要长久。每天吃些什么,吃饱了没有,饿了多久,当时饿的滋味等,都能够一一地呈现出来,成为了伴随一生的记忆。
  当时唯一的理想就是,长大了一定不让自己再挨饿,由于忙工作错过饭点不算。我说的挨饿是指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由于客观的食物的缺乏而造成的。我那时觉这个理想很难实现,并且非常伟大。
  虽然穷,缺少吃穿,但在现在看来,也总觉得是快乐的。这就是人们说的,好了伤疤忘了痛。不管是饿还是饱,只要还活着,就要想办法,用自己的方式,去寻找快乐。当时的娱乐方式就是,跟玩伴在村里到处追赶。除了这些就是偶尔谁家会许一场露天电影了。
  黑白电视更是少见。当时全村也只有一家有黑白电视,村里没有电,电视是靠电瓶带起来的。有时候电瓶的电快耗完时,电视的屏幕也会跟着一圈圈地缩小。本来就只有14寸,再缩小就没法看了。聪明的人们总是有办法,大人试着用拖拉机发电,试了很久,以失败告终。我个子矮小,被人群隔在外面,只能听到模糊的声音,无趣。跟我一样矮小的玩伴,每到这时都会默默地走开,我们有我们的娱乐方式,在村里到处乱疯,才是属于我们的。
  可是,能够坐下来,美美地看上一次电视,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呀!
  郎华知道我们几个,一直有这样的一个愿望,他自己也喜欢看电视。
  那天是周末,我们跟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就聚到了一起。他提议说:“今天带你们去我姑姑家看电视,你们去不去?”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去!”
  郎华的姑姑嫁到了我们隔壁村,侉子营村。侉子营是个很小的村庄,不属于我们镇,经济条件相比之下好些。他们村很早就通了电,不过能买起电视的不多,看来郎华的姑姑家,经济条件应该不错。
  我们一路上嘻嘻哈哈,边走边追打,不一会就到了侉子营。我还担心他姑姑会被我们这阵势吓着,可一进门,我们就得到了热情的欢迎。我提着的心渐渐放下,却不敢像在路上那样自由奔放了。我本来就胆小,在她家感觉特别拘束,不过想想,马上能够近距离看电视了,心里还是激动的。
  郎华准备去开电视,他姑姑说停电了。我们兴奋的劲头,一下子被失望的情绪占领了。他姑姑又说,一般不会停很久,让我们耐心地等一会。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来电了。郎华跳起来,一个箭步,冲到电视机前,伸手,只听咔哒一声,电视屏幕闪了一道光,慢慢地出现了电视画面,我们都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看郎华熟练的动作,他应该是经常看电视,不然他怎么会开电视呢?在我心里泛起了羡慕的思绪。
  我们看了多久电视,看了什么内容,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在看的过程中,也讨论电视内容,讨论故事情节和人物。一直看到吃中饭。
  郎华的姑姑不知道什么时候做好了饭,她让我们边看边吃。我记得那天吃的是擀面条,还有好面馒头。
  由于家境贫穷,我从来没吃过好面馒头,不知道什么味道,只知道那一定是好吃的。可是我又不敢吃,感觉那不是属于我的午餐里的。于是我不客气的舀了一碗面条,跟其他同伴边吃边看电视。这时我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电视上了,其他人讨论什么,我也没有听到,只觉得这碗面条是那么好吃,边吃边想,我是否还能再吃一碗?我一边吃一边观察其他同伴,我要等着其他人,盼望着他们吃完后再去舀一碗,这样我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再舀一碗了。可他们吃完后,都放下了碗筷,郎华的姑姑问,还要不要再吃一碗,他们都说不吃了,吃饱了。我心里一阵失落。等她问我时,我该如何回答?
    最后我还是顺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又有点不好意地说:“好!”我爽快地答应了。起身走进厨房,又舀了一碗。这面条实在是太好吃了,在吃第二碗时,我在想,是不是再吃一碗?因为我舀面条时,看到锅里还有很多。吃完后,我等着他姑姑问我,她话音刚落,我就起身去又舀了一碗。这时,我已经不再觉得羞愧了。
  在我吃完最后一碗,把碗送到厨房时,那些又白又大的馒头,再次出现在面前,放下碗我犹豫了一会儿,该找怎么借口才能吃一个呢?我多想他姑姑能够跟过来问我,要不要吃一个馒头。没人问我,我决定自己拿一个。最后还是没抵住诱惑,我飞快地拿起一个馒头,送到嘴里,咬了一口,这是我第一次吃好面馒头,感觉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了。
  我边吃边往堂屋走,他们都还在看电视,郎华暼了我一眼,刚把目光转向电视,立刻又移了回来。他用不知是吃惊,惊奇,还是惊讶的表情看着我,那表情让我记忆深刻。我羞愧地底下了头,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犯了什么大错一样。走进同伴们中间,我坐下来继续看电视。我感觉电视不再好看,他们笑,我也装着笑。一个馒头很快就被我吃到肚子里去了。
  我们一直看到下午,突然又停电了。郎华提议我们回去吧。于是大家一窝蜂地往外走,可是又有点依依不舍。他们依依不舍的是电视,我依依不舍的除了电视,还有那一筐好面馒头。
  在回来的路上,郎华故意在大家面前问我,吃饱了没,吃了几碗面条,几个馒头?我傻傻地如实汇报,他们先是吃惊,后是嘲笑,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同伴也已很多年不见,也不知身在何处,但是我依然感谢他们,是他们唤醒了我内心的羞耻感,让我在日后更加的坚强,为自己寻找到了吃不完的好面馒头。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