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平儿:端午节,陪父亲喝酒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6/19 2:41:00


 

端午节,陪父亲喝酒
    作者/平儿

烈日下,一路车程,我一个人回了娘家。因为孩子在外地,老公还在带中考。
  
望见家门了。爸,在屋檐下等我。
  
推开门,屋里空落落的。哥陪嫂子回娘家了。只有老爸和我,还有神龛上娘的遗像。我突然感觉自己很弱,一下子被涌上一股凄的感觉来。
   
爹洗了两杯米,“还没煮饭,我以为你不来了,我就去二姑姑家吃饭。”我才发现手机上有几个未接电话。
  
“我来做吧。”我的眼泪终是没能按住,盈满了眼眶。出嫁的女儿总是习惯了回娘家做常客的待遇,总是习惯着不要操持柴米油盐就能大肆享受的感觉。
   
我从冰箱里挑了几个菜,父亲说:“我去摘些苦瓜、豆角和新鲜辣椒吧。我看着地上躺着几条新摘的水瓜,说:“不用了,太阳太大,吃水瓜吧。可父亲已拿着瓢往大路上去了,粗线条的老父亲总是连自己的衣服都找不到,也会记得我一直不喜欢吃水瓜吗?
   
我准备就着哥哥冰箱里昨晚剩下的食材,简单做四个菜了。爸说:“煎碗泥鳅或黄鳝罗。”“不用了。我知道父亲不太喜欢吃。父亲会抓泥鳅黄鳝,父亲在家的日子,家里两个桶子里总会有活水,养着父亲用双手从田泥里抓来的泥鳅黄鳝,哥嫂的餐桌上总会有一大碗紫苏煎泥鳅或黄鳝。小时候,受父亲的影响,我们姐妹都会抓,黄鳝和泥鳅就是我们的零用钱。外出求学开始,我几乎就没到田里抓过,也不买外面的黄鳝泥鳅,因为我总觉得买来的泥鳅没有父亲抓来的泥鳅那种地道的滋味。但我更喜欢看家里桶子里养着泥鳅,一有人声响,那沉静的桶里马上骚动,都是泥鳅短短的尾巴“嗖的一下拨水的声音。
  
随你吧。爸说着就去准备餐桌。
   
爹,把捞拿过来,选小的煎些吧!我提过泥鳅桶子过来。我知道父亲自己不喜欢吃,但每一个父亲都喜欢看儿女大口大口吃自己种的菜,自己抓的鱼。这就是父亲母亲的成就感。娘走了,父亲在家不容易。可是父亲不愿意跟我到县城那套房里过着远离泥土的日子。父亲母亲养大我们兄妹四个,而我却没有本事让我的老父亲过着他心中的带着泥土的率性的日子。我能够面对几十双求知的眼神站在讲台上游刃自如,可是面对父亲的落寞的眼神却无能为力。我的当年在队里叱咤风云的老父亲也只剩下看着儿女们开心的吃着他种的菜、他抓的鱼那点成就感了。
  
爹按我的要求捞了大半碗瘦条点的泥鳅,摘了一大把紫苏过来,我们姊妹的味蕾太熟悉家里后院新摘的紫苏煎泥鳅的滋味了。
  
爹用白糖腌了一碗他种的西红柿,我们爷俩总共六个菜。爹问我喝点红酒还是啤酒,我说随你吧,我也不能喝,陪你喝点。爹斟了两杯红酒。他说,今早上转过好几个店,好多店都没这种好一点的红酒。因为乡下不兴红酒,卖不出。我的老父亲一生不打牌,不抽烟,就好一点酒。我早上本来想带些红酒过来,可是我知道红酒对好酒的父亲来说,就是喝水差不多,没感觉。所以给父亲带了一瓶高浓度的湘窖。可是父亲没有喝白酒,还是陪我喝红酒。

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单独陪父亲喝酒。我不习惯和父亲干杯,也怕太形式,反而让我和父亲都尴尬。我们爷俩谈了很多,娘还在的时候,我们姐妹回娘家都是和娘唠唠叨叨,每次电话也是打给娘。记得曾有一次,妹妹打电话告诉我说,爹的电话停机好久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接过电话的那一刻,我的心里一阵痛,我不知道我的老爹在旁听我们和娘絮絮叨叨的时候有多少欢喜,又有没有一丝落寞?

父亲问我梦见娘没,他说他有一次真的抓住娘了,还是暖的。都说魂是冷的,可爹说他真的感觉是暖的。他说那天娘在梦里说,饭菜都是冷的。他说,那天他真是吃的冷饭冷菜。娘应该在家里看到了。爹的眼眶湿了。我强忍着快要涌出的泪。我知道父亲心中残留的那种温暖,也知道父亲心中渴望的那种温暖。我更知道那是一种久久的伤痛,那是一种深深的孤独。
    
我一边抿着酒,一边轻轻对我的老父亲说:“所以你要特别爱护自己的身体。你只有好好的才能照顾好自己。”我真的不能让自己的泪在父亲面前流下,我的父亲老了,哪怕我是女儿家,我也只能勉强着自己,让自己试着做父亲的肩。



  • 评论

  • 0579[2018/6/19]:好文章!虽然有点伤感,但深深地表达了一个女儿对老父亲的爱意!
已发表评论(1)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