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名相世族”破损古诗复原获突破(组图)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6/12 17:28:00


“名相世族”破损古诗复原获突破(组图)
    图/文:刘国柱
    这篇题目缩小了点,但写起来还是觉得有点大。而且涉及到古诗及书法知识,老马完全是门外汉,只能速补一下。
    前段34天中,攸州网群驴友五访渌田,其中三访大洲“名相世族”刘氏家庙。这一路走来,越往后收获越大,没想到在永乐江边群新村的大洲平原,感觉就像发现了攸县古时家庙、宗祠建筑的新天地,令人眼前一亮,不然岂能五次中有三次、七天之内三走大洲?昨日攸县四方群老大发话:“下周走渌田‘相府庙’去参观!”老大即兴取了个新名词,想来也差不多。
    “名相世族”与一般大家族还是不同。虽然刘氏先祖刘沆任职北宋宰相,其后裔于近700年后的清乾隆时期,才在大洲兴建刘氏家庙(移民到达),但其建筑规模、格局、装饰水平,仍不失“宰相家族”大家风范,而且至今仍然基本保存完好,是渌田、也是攸县目前最好的家庙类古建筑群。


残损古诗

本篇要说的不同,就是刘氏家庙外装饰的古诗绘画,重点是残损古诗还原。
    五访中的前两访,在渌田陂龙、五一、楼堂、田陇、下蛟塘等处,也见过古建筑外装饰诗配画的场景,但任一处都没大洲刘氏家庙古建筑群的诗画多。突出在每栋墙壁特别是面南的屋檐、窗户处,都有诗配画的装饰。有的诗画结合,有的诗联相配,有的诗词独占阵地。刘氏家庙为什么要搞这么大规模的诗画展示?分析起来,一是渌田有壁画传承,有画就多有书法,基本上不会少;二是要充分显示宰相家族与众不同,展示文化色彩,借用现代的说法就是“要做就做大做强”。
    由于时隔几百年,时代久远,日洒雨淋,墙粉脱落、褪色或变黑,有的诗词看起来有头无尾、有尾无头或无头无尾,有的一首诗隔三岔五剩下几字,有的字仅剩痕迹,或痕迹都不齐;而且,书法又分为行书、草书、隶书、篆书、楷书五种字体,每种字体中又细分若干小类,如篆书又分大篆小篆,楷书又分魏碑唐楷之分,草书又分章草、今草、狂草之分等(临时查的),因此,有些残诗的字根本不认识;有的绘画仍然清晰,色彩淡雅;有的绘画仅剩部分,有的仅余题目,或仅余画影;等等,让你看起来云里雾里,莫明其妙。


残旧壁画

当然,对于屋檐墙壁上的诗词绘画,这都是相机看到的,肉眼无法做到。所以,特定条件下,手机还是不行。
    为什么要将墙上古诗文还原?有人说你这是为刘氏家庙修复提供素材。实在说,非也。这事与老马没关,大洲刘氏后裔有的是人才。将古诗画还原,主要是猜想,当年,主人为什么选这些诗、这些画、这些联来展示,究竟是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或意境?绝对不仅是耍排场、摆谱那么简单,而是要长期经受人们评头品足的。还原后,还可据此分析,主人的诗词鉴赏水平,当时的装饰、书法、绘画水平。
    残损古诗拍摄下来后怎么还原?这个说起来就简单了,主要是请群内高手帮助,他们脑子里古诗词多,书法研究有成,你给三五字的图片,他们或许就会给出全诗及其背景;再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加以补充、校正。实在不认识的,只好以后再说。本篇还原的几首古诗词,就是这么来的。
    下面进入残损古诗文还原图解
    刘氏家庙这张全景图还是要先看,古诗、绘画多数在图左三栋、图右一栋(未入下图)南面墙上,檐下白粉位置。
    图右是家庙牌楼雕塑、书法展示主体。另文再说。


“名相世族”刘氏家庙南面态势图。图右还有一空未入镜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