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谢育平:“五七”中学的记忆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9/4/14 10:16:00


“五七”中学的记忆

谢育平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在毛主席“五七”指示光辉照耀下,在《共大赞歌》的歌声中,“五七”小学、“五七”中学、“五七”大学、“五七”干校等等的“五七”学校,像雨后春笋在全国应运而生。当时口号是“上初中不出大队,上高中不出公社”。在这大背景下,我们大队的“五七”中学诞生了。

1975年高中毕业的我,由大队革委会推荐当上了民办教师,四十三年的教育生涯从此开始。

1975年713日,骄阳灸烤着大地,知了在山林中歌唱,热风把树叶摇曳得“沙沙”作响,在大队贫下中农领导小组组长李雪山同志的带领下,我作为一名新上任的民办教师,怀着非常兴奋的心情走进了广志大队“五七”中学。学校办在白泥湖生产队烟竹山坳上一姓邱的农户家,是临时借用的。

烟竹山地处湘赣毗邻的广寒寨脚下,这里环境幽静,三面环山,山路崎岖蜿蜒,层层梯田,依山傍沟,云中犬吠,篱边鸡啼,清脆的鸟语伴着馥郁的花香,泥巴墙、杉皮瓦的校舍掩映在绿荫白云之中,颇有几分山庄的韵味。

学校刚创办,只有一个教学班,9名学生,三名教师,都是民办的。漆新义任校长,文祖英任出纳兼事务,我负责保管。他们都是从大队小学调上来的,学校教学条件比较差,山坳上还没有通电,晚上靠煤油灯和蜡烛照明,有时也用竹子劈开成小片晒干扎成火把照明。用水是从后山坡里用竹枧架来的,没有专职炊事员,由师生轮流做饭,学校开门办学,以学为主,兼学别样,有时是半日学习、半日劳动,有时甚至是全日劳动。老师组织学生勤工俭学,烧木炭、捡竹尾、砍冬茅杆,所得收入主要用于改善办学条件和贴补师生伙食。师生体力上虽然比较苦,生活倒是过得充实。特别是对于我这个刚走出学校门的17岁小伙子来说,像是一只放飞的小鸟扑入全新的天地。那时候劳动任务紧,也有整天不上课的时候,耽误的课程雨天补上,教学压力不大,没有什么正规的学业考试,早晚不上自习课,早上学生自由活动,晚上由教师或班干部组织学生唱唱歌、跳跳舞或讲讲故事,有时围坐在柴火边和油灯下讨论一些学习上的问题,一天的劳累不知不觉地释放了。在学习劳动技术的同时,教学任务也要按计划完成,书本上的知识一点都没落下。我担任语文和科学常识的教学。因为我比较喜欢文学,经常念些小诗给学生听。再加上我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师生间有一种亲和力,学生很喜欢听我的课。我妻子就是“五七”中学首届学生,她当时任学习委员。他们这一届学生经开学考试和大队推荐有3人升入了公社中高,她就是其中一个。

由于因扩班新招的需要,1976年暑假,临时学校从白泥湖搬下来了,学校校址在板子园生产队杨九湖畔的一个山坳上,这里原来是大队茶场,到了春天,嫩绿的茶树油得发亮,雨过天晴的早晨,云雾弥漫茶园,茶树在云雾里隐隐约约,朦朦胧胧,遥望茶园,犹如一幅淡墨山水画。

校舍呈“凹”形状,两层土木结构楼房,抖墙屋和三砂地,师生住宿在楼上,楼面是用杉木板子扎成的,上下楼用一架移动的木梯子,爬上爬下一日要好几趟的,这里的条件比在烟竹山的好得多。3名教师,两个教学班,一名专职工友,还有几十亩茶园,一亩多水田和几亩旱土,这些茶园和田土都是学校的勤工俭学基地,劳动课主要是种水稻、摘茶叶、摘黄花和培育蔬菜,养猪主要由工友负责,安排学生协助帮他扯些猪草。学生在劳动实践中,既感受了走出课堂的喜悦,也锻炼了身体。同时也掌握了一些简单的劳动技能。

水田在离学校很远的高斗冲,从学校到那里要走近半个小时,到了春插和秋收的农忙季节,午餐要送到田边吃,有时一干就是连续两天。学生最喜欢的劳动是摘茶叶,每个人完成了规定的采摘任务后,就可自由支配,可尽情的感受大自然的气息。茶叶的加工由老师带着大个子男生完成。茶叶加工有几道工序,揉茶是关键的一道,加工量多的时候要干到晚上十一、二点,饿了就做夜宵吃,记得有一次是煎荷包蛋吃,我一连能吃56个。揉茶机是我们土法上马请木匠做的,烘烤房是老师带着男生用土砖垒的。通过煮、揉、焙几道工序的精制加工,制来出的绿茶色香味很好,泡出来的茶很有回味,茶叶销路很广,附近的人们都赶来买。

在学习和劳动之余,学校也组织学生开展一些寓教于乐的户外活动,让学生拓展活动空间和知识视野,让孩子的天性得以充分展示和释放。1976年的深秋,我带着所教班的学生开展秋游活动,来到离学校约两公里远的南雁岭。登上南雁岭,大家心旷神怡,尽情赏景。在回家的路上,我给他们讲起了关于黄甲坊的传说故事:据传,黄甲坊是三国时期黄忠老将的故乡,他曾在皇帝面前夸赞自己家乡的四向风水:“左有金鸡报晓,右有南雁点灯,前有七狮赶象,后有五马回朝”。“南雁点灯”胜景就是现在的南雁岭,它就是黄柏公路交汇处对面的那座山岭。相传,南雁岭上的金鸡曾为黄忠老将夜赴朝庭点灯护行。学生听后个个露出惊奇和意犹未尽的表情。第二天,在辅导学生写《登南雁岭》的作文中,学生结合自己的耳闻目睹,有感而发,直抒胸臆,表达了他们对家乡大好河山的热爱之情。

更难忘的是带领学生在天蓬岩野炊这次活动,天蓬岩是湘东地区的名胜古迹之一,有“千年道场”的美称,现在已成为酒埠江旅游区的一处主要景点。天蓬岩景区内有九叠泉、仙人圳、方生、龙洞和婆婆岩等自然景观。师生观山玩水后,在婆婆岩洞口进行野炊,岩洞宽敞如厅,洞口有形态各异的石钟乳。老师分好了工,并强调了防火和安全注意事项后,各组行动起来了。有的垒灶,有的捡柴,有的提水,有的采野菜,同学们浑身是劲,一时间瓢铲叮当,炊烟袅袅。忙活一阵后,五味飘香的饭菜做好了,野百合、麻子菜、山萝卜、野淮山、水竹笋成为了桌上的山珍佳肴。大家席地而坐,吃得津津有味。

秋季捡茶籽是很有乐趣的活动。每年大约要捡上千斤的茶籽,除了收获茶籽外,还有野果的大汇餐。那时山上野果很多,杨子饭、茶包、藤梨、山楂子等等,任你品尝。既捡了茶籽,又饱了口福,捡回的茶籽都是我们老师带着大的男生运到榨房去榨油。榨油这活不蛮苦,进入榨房整个人就像被茶油浸润着,那撞锤撞击茶麸饼的节奏和水碾子碎籽时发出的“吱吱”的响声,把我们带进了原始作坊的时代,当那清澈透明的油从麸饼里流出来的时候,那感觉真美!尤其是将这还带着热度的油淋入刚从火中烤熟的红薯中,让它焖一会儿去吃,那滋味,现在想起来还有点馋呢。

烧木炭也是师生的一项劳动,到了秋季,老师带着学生上山砍杂木柴,打木炭窑,然后装窑点火,当火候到了就封窑,识火候很重要,学生当中可有这样的“师傅”,出窑的日子,师生弄得满身烟火味,手乌而黑。秋季烧的木炭,储存到冬季学校自用或卖出去换些钱贴补学校的开支。

“五七”中学的三年时光,记忆犹新,既有教鞭扬起的书香,又有田园山林拾起的野趣,收获了快乐,也收获了成熟,自己与学生们一起成长。虽然待遇偏低,但也觉得满足。

民办教师由大队拨工分到所在生产队,一年3500-4000分,生产队里每10个工分折合一个劳动日,一个劳动日工值约为0.5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200元;加上县文教局每月发给民办教师的3元伙食补助,一年下来也有36元。在当时来说,对于一年到头难看到几个钱的农民来说,我们这些民办教师的经济状况还算是不错的。

社会上曾把我们这些民办教师叫“赤脚教师”。农忙时既要锄园作菜,也要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为生产队缓解劳力之急,“双抢”季节除白天劳作一天外,还要出早工和夜工,由于刚出学校门,没有做惯,不会农活,底分定得低,起早贪黑地干一天,也只有7个工分,工值约三角五分钱,人却累得筋疲力尽,腰酸腿痛。有一次因出工迟了点,还与生产队长吵起来了,“双抢”农忙结束后,疲劳还没恢复,常常还要参加一些公社文教办组织的业务培训和政治学习。

学校刚创办时教学质量放得松,到后两年也注重抓质量了,文教办领导经常会来学校检查教学情况,大队贫下中农领导小组派专人负责抓学生的思想教育,基本上每期要进行一次忆苦思甜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请苦大仇深的老贫农忆旧社会的苦,讲新社会的甜,或者是请革命烈属和退伍老兵讲自身经历的革命故事,教育学生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要好好做人,努力读书,有时还吃“忆苦餐”。忆苦餐是用薯叶加点米煮成粥,没糖没盐,跟猪食差不多,让学生体验旧社会的苦难生活。这些教育方式还比较管用,培养的学生不忘老祖宗的本色,手能提,肩能挑,吃得苦,耐得劳,大部分学生能珍惜时光,发奋学习,又红又专。1977年高考大门的重新开启,使学生认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七八届毕业生中陈发秀和贺其和同学考入了攸县一中。

1978年下期大队“五七”中学停办,结束了它三年的历史使命。学生并入联片中学,我也随之转入片中学任教。

“五七”中学的历史使命虽然短暂,但在我的教育生涯中是最值得回忆的。它是我教育征途的起点,是我步入社会的第一站,使我由一个青涩少年迈向成熟的青年。它为培养吃苦耐劳、艰苦创业的一代新人发挥了重要作用,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足迹。



  • 评论

  • 新锐[2019/5/8]:很喜欢谢老师写的文章.
已发表评论(1)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