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许文博:心中那片油菜花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9/3/31 17:29:00


心中那片油菜花
许文博  17:27:15

不知为何,在攸县只要到了油菜花开的季节,我总会想起一个人,他就是我夫人的大姑父,也是我攸县的大姑父。
我在老家也有姑父,也就是我自己的姑父。由于习俗不同,我感觉对老家的姑父几乎没有什么印象。
在我们村,有这样的习俗。平时亲戚间很少走动。尤其是家里穷的人,来往次数更加的少。只有过了年,真正意义上的走亲戚时,大家才见上一面。而且走亲戚还都是只能派一个代表,那是当年的贫穷造成的结果。在缺吃少穿的年代,都不愿麻烦对方。因此,我很少去我姑父家里走亲戚,也只是小时候跟奶奶去过两次。对于姑父的印象早已模糊不清了。
在攸县却恰恰相反,走亲戚必定全家老少都出动,有时候家里哪个人没去,亲戚会主动问起,为何没来。大家经常走动,增加了亲情。 
我们常说,远亲不如近邻。经常不交流,就是再亲的人,再好的朋友也会产生隔阂,就好像鲁迅和闰土。人与人之间只有经常相处,经常交流,感情才会越来越牢固。我与攸县的姑父就是这么好起来的。
刚到攸县时,第一次到姑父家走亲戚,就得到了他热情的招待。由于两地习俗的巨大差异,他的热情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彼时我还不能听懂攸县话,他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跟我聊天,可能也觉得我比较特殊,确实,在亲戚里,我这个遥远的外地人算是很特殊了。第一次见面,我们就聊了很多,那时我还能喝酒,他说他得过肝病,不能喝。他看着我边吃边喝,我们边聊。从他的眼神里我能看出,他的心情溢于言表。
他很能聊,当过兵,是退伍军人,尤其是讲起我老家的习俗时,他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他在部队里跟我老乡相处的故事。虽然第一次见面,聊天,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近了很多。
我们两家离得很近,从那以后,我就特别喜欢去他家,没事找他聊聊。后来我发现,我们竟然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他跟我一样,喜欢看体育频道,喜欢看NBA。那时候村里还没有网络,没有网络电视,只有闭路电视,却很少有人家安装,大家都用卫星接收器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锅子”。他家装有闭路电视,可以收到中央台的体育频道。我时常去他家看球赛,他虽然跟我一样爱看,但是很少有机会坐一起看。毕竟他还要忙于农活。每次我去他家,他都热情地招呼,拿出吃的,泡茶,把我安顿好,他就忙去了。
他虽然当过兵,但是退伍后一直在农村种田,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跟其他农民一样,他热爱土地,热爱农田,热爱庄稼。
他种的田就在我家门口。在农忙季节,我每下班回来,都会看到他在田里,或打田,或插秧,或除草,或施肥,或打药,或收割。即便其他人休息了,他仍然还在田里劳作。有时候我会喊他上来喝茶休息,有时候是我把茶送过去给他。在他休息的间隙,我们就又可以聊上半天了。
 在他们家门前的山坳上,有一块田是他的,由于地势高,没有水上去,种不了稻子,只能种油菜。每到油菜开花的季节,那是对面山坳上唯一引人注目的景色,那片处在碧绿中的金色特别地显眼。
在攸县,油菜和稻子只能二选一。它们基本上是同一个季节。他每年春季都是把那片油菜打理好,然后再忙着春耕。那年春天,村里对老人免费检查身体,他被查出了肝病。他觉得自己本来就得过肝病,因此他并没有停下来休息,仍在田里摸来抹去。那天,我特意到田边,去找他聊天。我问起他的病情,他说应该没什么,过两天再去人民医院看看。那天,我们聊了很久,我有点愧疚,觉得耽误了他干活。一直到太阳落山,我说,今天就收工吧,他还要坚持再干一会。那天,也是我跟他最后一次聊天。他去医院检查后,病情就急剧恶化,直到年底离我们而去!
在他去世后的那两年里,我还一直觉得他并没有走,那两年,走到田边总会想起他,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跟他聊天。
今天,由于政策使然,村里的稻田土质改造,不再种稻子,而是种上了油菜花。那大面积的油菜花开得正浓,姑父以前种过的那片油菜花被淹没在浩瀚的金黄里,但在我看来,那片油菜花仍然是最显眼的!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