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喜:美妈怀孕记(1-6)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11/9 0:25:00


怀孕的那些日子

喜2018-7-12 19:51

  (一)
  当月事推迟四天没来时,我自己基本上已经确认我怀上了。这些年来,婆婆明里暗里都是催生,每次回家都要唠叨很多次,见我不怎么搭话,她便不断给他儿子我的老公施加压力,老公只能每次都敷衍她说正在努力。其实我们一直都在避孕中。

  我记得四月份去三亚呀诺达的一个小景区时候,导游指着壁上的几个娃娃说:想生男孩就摸这个,想摸女孩就摸一摸这个,想生双胞胎的就摸这一对,心诚就会很灵的哦……我躲得远远的,但忍不住偷偷地看了一眼双胞胎娃。那个时候确实还没想好要生二胎,回来后妈妈的一句话,让我纠结了很多年的问题终于下定决心。想不到才两个月就已经怀上了,这个小孩是多么急迫地想来到这个世界,想来到我的身边啊。我终于不负众人不负卿,开始了一孕傻三年的旅途。

  接下来还有三场鼓,我对自己说:如果突然退出,姐妹们排练不容易,坚持这三场吧,我的小孩会跟我一样不会那么矫情的。在丰垅那场晚上的演出,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头到尾几乎每个舞蹈都出错,然后后面的人跟着我出错。可以说那一场是我表现最差的一场,一上场脚似乎是软的,站都站不稳,动作也出错,这难道是孕期反应?

  为了给我的姐妹们一个交待,第二场鼓的早晨我特意用试纸验了一下,结果是不悲不喜的意料之中。早餐的时候我向大家宣布我将要休长假,但接下来的一场鼓我会打完。

  没想到的是队伍中一个主角要请假,我们得抽出两个晚上的时间去排练。虽然有些不情愿,想着即将要放长假了,还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排练。我还是喜欢跳舞的,练着练着我居然忽视疲劳,随着音乐的节奏心情又变得快乐了。练到九点实在是撑不住了,回家洗澡睡觉,连脚也不想泡了。

  (二)第三场鼓

  因为一人请假,我补上她的小鼓位置,操就不用打了,这样也好,打操要费力很多。晚上的演出还好,算是圆满完成。一直想等到打完这一场,已经有四十来天可以去做检查了。其实第二天的送葬完全可以请假,但我觉得我可以进场,可以演出,也可以帮人送葬。但想不到第二天早上发生了一件让我毕生难忘的事。

  当灵柩从屋里抬出来,厅堂里摆开了筵席。我们坐厅堂的准备吃饭,姐妹们照例讲起了各种话题,我边听边附和几句。闲暇间瞄了一眼上席的神龛位,这是一栋多年未住人的老屋,天地国亲师位已经空了,大概是随了主人去了镇上的新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一阵眩晕,接下来便失去感觉和意识了。

  恍惚间觉得有人扶住了我,有人在我身上各种拉扯,有人大声喊了一句什么……我渐渐苏醒过来,姐妹们把我抬到了床上,我开始大量的出冷汗,这时我才看清了周围的人,老大还是一个劲的帮我到处拉扯,直到我喊出“疼”,老大才停下来,我出着冷汗,她流着热汗。主家和理事人都来安慰说:不怕,这里有师傅帮你喊煞了,一会儿就会好。

  煞气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撞时来无影,被喊后也可以去无踪;前一秒可以谈笑风生,后一秒可以不省人事。调整一下,为了不让大家担心,我起来吃饭,虽然口里没味也要勉强吃点。再次坐在桌上,我也说不清为什么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也许是意识到了现在是脆弱的体质,吓到了众人;也许是体会到了姐妹们的深切关怀而感动得落泪……

  饭后不敢再逞强了,也不想让众人看到我哭红了的眼睛。叫车来接我回家,换衣服后进城做第一次产检。等车的时候才发现姐妹们帮我扯煞的地方开始疼,而且因为情况紧急,把我的头发也胡乱绑上去了,我就这样狼狈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