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许文博:帮母亲提完这桶水(组图)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4/4 21:47:00



  每顿饭就我们三个人,难免会有剩菜,尽管我百般劝说,她仍然舍不得倒掉,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把剩菜吃完。每到这时我心里总是不好受,却又无奈!

按照我们的习俗,以前,过了小年就开始蒸馍了,连续蒸很多,可以一直吃到正月十五。现在没人这么做了,因为那样总吃剩的,吃不了几天就发霉了。但习俗还是保留着,只是没有以前蒸得多了。看到人家在蒸,母亲也开始行动起来了。我对她说,就我们三个,吃不了多少,不必一次蒸很多,免得天天吃剩的。等我出去回来,她已经蒸了很多了,说等我走时可以带走一些。
  记得小时候每次过年总是盼望着家里多蒸一些馍,有时候用大锅两层,要连续蒸好几锅,光和面就是一项繁重的体力活。每到这时,我总是半夜起来帮母亲和面,白天帮着包包子,边包边聊天,也是跟她在一起的最美好的时光了。
  而今天,我名义上回家陪母亲过年,可是,每顿饭吃完,就跟同伴玩去了,留她一个人在家。她什么时候和面蒸馍,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因为我根本就没去关心,更没有过问。家里的抽水机器坏了,我们用水都要到邻居家去提,由于母亲腿脚不便,每次也只有提水时,她才吩咐我,其他事情基本上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去做。

大年三十那天,我们的习俗是在这天祭祖,要到坟里把逝去的亲人“请回家”过年。吃完早饭开始,外面不时地响起别人“请祖”回来时的鞭炮声。这时我才觉得,年来了,可是年也就要走了。
  我在母亲的吩咐下,提着篮子,篮子里放着纸钱去请“请祖”了。我有意带着孩子去,也让她感受一下这些习俗。在去之前我问了年长者,我家的坟都在哪些地方。不常在家,我只记得父亲的坟的位置。在那些一眼望去满是坟墓的地里,要分辨出哪些是自己家的祖坟,对我来说确实有点难。我一个经常在家的伯父就帮别人家烧了几年的冤枉纸,把别人的祖先请到自己家,把自己的祖先拒之门外,还好这仅仅是一个习俗而已。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