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许文博:帮母亲提完这桶水(组图)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4/4 21:47:00


帮母亲提完这桶水
  许文博
  到家后我觉得家里的什么都是好的,连空气都是那么甜。
  小时候梦想着,长大后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原因之一是:这里的水是碱水,喝到嘴里一股涩涩的味道。今天我突然体会到这水的好,所有美好的东西都跟这水有关,比如稀饭,用这水烧的稀饭有股天然的香味,又比如馍,用这水蒸馍,馍蒸得又大又鲜,吃起来带香头。

母亲说我一到家觉得什么都好吃,好像是个外地人。我觉得如果是个外地人肯定不习惯这里的东西,尤其是碱水。我有个邻居,在杭州工作,听说那年开车回家,专门用大桶带了一桶家里的水到杭州去。可能这就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吧!
  时间一天天接近年关,这几天我跟着母亲去赶集,每集都没有落下。每次都买不同的东西,母亲赶集要买的是过年用的,我赶集的目的是吃那久违的水煎包,胡辣汤,甜浮子……这些有着严重地域特色的食物,在外地很难吃到,这也是我怀念的原因吧。
  当把这一切我在外地日夜思念的小吃买回来时,我也只是吃两口罢了,每天每顿饭,我的胃已经没有空间再装下任何吃的了。胃里面都是母亲亲手做的饭菜,我敢说这世界了最伟大的厨师当数母亲了。

母亲一直担心她这个生长在外地的孙女到家吃不习惯,每顿饭都做得小心翼翼,每顿饭都变着花样,甚至把我都快忽略了。还好,孩子没有像她担心的那样挑食,每顿饭半个馒头,一碗稀饭,也吃下不少她炒的菜。要是母亲一个人在家,一般都是所有的菜混在一起,一个大杂烩。我们在家她特意分开炒,但有时候仍然脱离不了大杂烩的习惯,为了孙女,她必定会单独炒一个菜。以前,每次做饭前,母亲总是会问我今天吃什么,是汤面条,捞面条还是面疙瘩?我都按照自己的想法告诉她我想吃什么。现在,她把这个决定权给了自己的孙女,问的比我当年还要详细。而我从来没有反问过母亲她想吃什么,现在想来这是不是太自私了呢?

吃了几天的红薯包子,女儿说想吃油条。结果晚餐就有了油条,油条快吃完时,她又炸了一些。用她的话说:这还不容易?吃了几天油条,女儿说想吃鸡蛋脑,第二天早餐就有了一碗鸡蛋脑,看着女儿吃得干干净净,母亲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自豪地说,喜欢吃下次还给你做。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