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许文博:小甘老师(组图)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3/30 19:57:00



  有一天早晨,第一节课前早读时间,教室里大部分同学都在读书,后面的那几个同学趁着读书声的掩盖,在聊天。这时小甘老师进来了,那几个同学立刻做读书状。
  他先在教室门口,巡视了一遍,然后径直地走向学生四海。他一走进来,大家的读书声音更高了,也更认真了,那几个聊天的也赶紧装模作样地读起来了。看来不止我一个人怕他。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四海,发现他把书挡在眼前做幌子,实际上在睡觉,直到老师走到了他跟前他还在睡,小甘老师低下头,趴在他脸上,看了一眼,确定他在睡觉。然后举起大手,一巴掌打了下来,四海被打得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四海以为是同学跟他开玩笑,转头就想骂人,一看是小甘老师,立刻忍着疼,坐下来拿着书就读。我忍不住想笑,可是又不敢笑。有几个胆大的笑了出来。
  四海家里比较穷,他从小就没有妈妈了,记得有一次,写作文,题目是《我的妈妈》。他竟然哭了起来,小甘老师立刻明白了原因,说,你就写《我的爸爸》吧!
  我们的作文不管写多少字,他都一一过目。被他批改过的作文,上面总是被红笔包围了。从字词到句子,从句子到段落,有的是修改,有的是批注,有的是赞美,还有划波浪线的,据说那是一种荣耀。我的作文本上从来没有被他划过波浪线,被修改的地方却很多。我也从来没有在乎过他改过的作文,毕竟我的大部分作文都是应付了事。
  我每天上学都要从他家门口经过。自从到了他班上,我很害怕在路上遇到他。每次经过他家门口,我都刻意加快脚步,生怕被他看见。他家里应该比较穷,房子是泥墙的草房子。一个小院子,我没进去过,从门楼往院子里看,虽然是泥巴地,但干净得很,院子里面种着几棵石榴树。门楼外面也很干净,大门口有一颗很大的枣树。每到秋天,石榴和枣子都挂满了枝头。我偷过别人家的枣子,但是那棵就在路边的枣树上的枣子我却不敢碰,就连树下落了的枣子我都不敢拾。
  今天,我刻意从他家门口经过,那些土房子和土院墙已经坍塌,都变成了断墙,枣树也不见了。
  据说,他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下篇
  过年回家的第二天,小学同学二波和计划就来我家找我了,那天我正好陪母亲去赶集,他们没有找到我。
  隔一天我特意带着女儿去拜访他们,在二波家稍作停留,我们就一同来到计划家里。他家盖了楼房,正在楼上忙活。
  等他下来,我们一到客厅,他女儿立刻端上了水果,还给我女儿拿了一瓶酸奶,然后就去泡茶。我与计划已有二十几年没有见面了,我们是小学同学,也是很好的玩伴。这场景突然让我想起了杜甫的《赠卫八处士》,“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人生太多难料的事了!
  聊天的过程中,计划向我透露,他家里有一些旧书。我一听书,还是旧的,赶紧让他拿出来。看着那些发黄的,破旧的书,我眼馋得不自觉咽了一下口水。还有几本名著,都是毛边书,手抄本。那些书的封面外都又包了一层封面,用毛笔字写了书的名字,在角落处写着书主人的名字——许彦才。那清晰的字,那工整的字,那刚劲的字,我似乎在哪见过。我问计划这些书从哪来的,他说是他爷的。原来是传家宝哈!他说也不是传家宝,是从他爷的老房子里扒出来的。

我说:“还有没有,你现在带我也去扒几本!”
  他说:“没了,那老房子已经塌了。”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