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刘宗良:吴哥,通王城里感受高棉的微笑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3/20 20:17:00


 

巴方寺又叫巴普昂寺,是11世纪中叶真腊国王优陀耶迭多跋摩二世于1060年修建献给湿婆神的国寺,它位于当时都城的中心,距巴戎寺 200米,紧邻皇家宫殿的南围墙。小孙子可能有点审美疲劳,说什么也不愿进巴方寺。我们发现寺外有个大水塘,塘边堆满了方方正正的石块,上面编着序号。这些石块都是巴方寺塌落的真迹。1960年法国派来的修复人员对石块进行了编号,预备拼凑复原使用。不想1975年由于柬埔寨红色高棉的极端统治,修复工作被迫中断,相关资料被烧毁,协助施工的柬埔寨人被杀害。因此,等到和平时期,法国工作人员再度来到巴方寺进行修复时,这些编号准备复位的石块已经无法找到他们原来的位置,只能永远在这里安静地长眠。我们坐了下来,从外面欣赏巴方寺。 巴方寺是一座须弥山寺,呈金字塔形。整个寺共有5层台基,在第1、3、5层台基上各有一个封闭式回廊,回廊四边的中央和四角都有塔楼。在第5层台基上建有一座高约50米巨大铜皮包裹着的石塔,它比其东南方巴戎寺中央的金塔还要高。铜塔的最高点象征着宇宙万物的中心,所有的人都要围着他转。
  休息了一会,我们起身朝停车处走去。从巴方寺的正门开始,有一条长长的、由大约1.5米高的圆石柱架起来的引道,引道长约170米,中间有一个十字形亭阁遗址。我们走在高架引道上,真有一种云中漫步的感觉。走完引道,便是战象平台,战象平台长度超过300米,共有三个平台。南部的梯级以三头饰的大象为柱,象鼻卷着莲花。平台的墙壁则雕上狮子和神鸟。象台的外观,主要是厚皮动物如大象、犀牛、河马等图饰,栩栩如生。古代的吴哥国王,站在战象平台上作检阅,举行各种公共仪式,马队、车队、象队,鱼贯在广场上走过。战象平台对面就是十二生肖塔,往北就是癞王台。癞王平台与战象平台很近,建筑的功能不详,我只看到角落里有一尊最完整的迦鲁达的浮雕。迦鲁达是印度教中毗湿奴大神的坐骑,又叫迦楼罗鸟。从巴戎寺、巴方寺到战象平台一路走下来需要3个多小时,已经是筋疲力尽,汗流浃背,没有去细细品味,只是匆匆一览而过。
  找到布兰其的车子,大家上车,我是特别希望早点回到酒店,可是,车没开多久,到了一个所在,那是大名鼎鼎的巴肯山,一个观看日落的最佳地方。据说,巴肯山既不大也不高,却是吴哥第一次建都的地方。如今,建筑轰然倒塌,到处是滚落的碎砖和乱石,在夕阳照耀下,显得光影陆离,神秘莫测。已经快到当地时间五点半了,离太阳落山已经没多久了。巴肯山有个规定,上山的人数必须控制在300人,一旦超员,就必须排队,等山上有人下来后,才能放人上去。女儿女婿和妹妹想去看日落,我在农村长大,什么样的日落没见过?很想早点回酒店休息。女儿叫布兰其送我们回去,再来巴肯山接他们。布兰其支支吾吾说没时间,这明显是托词,我们是包车,按天计算价格。我知道布兰其的意思,说,你是不是要加钱?女儿表示给他加十美元,布兰其脸上露出了笑容。
  回到酒店美美睡了一觉,天快黑的时候,女儿他们回来了,一起上车去老市场里的高棉厨房吃晚饭。高棉厨房在网上很火,一来人气明显旺于其他酒楼,二来有中文标识点菜也方便。可是我们赶去一看,高棉厨房挤满了人,还有人排队站到了街面上,看来我们是指望不上了。好在附近饭店很多,我们找到一家,服务员把我们领到三楼,点了柬式火锅等菜品,我吃了一碗柬式米粉。几个菜端上来看上去都差不多,黏糊糊的汤汤水水,不吃的话不知道是什么,炒河粉也是没有一点清爽的感觉,被中华美食养大的我们对色香味意形的追求显然已经超出了柬餐能做出来的标准。
饭后,我和老婆还有女婿花3美元坐了辆突突车回到酒店。



  • 评论

  • 李白[2019/3/7]:柬埔寨吴哥窟,一生必去一次的地方。柬埔寨,丛林,一个隐藏了四百年的秘密。吴哥窟,微笑,一张持续了一千年的笑脸。
已发表评论(1)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