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许文博:把回家当作旅游/她(组图)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3/20 20:05:00


 


    我与她又两年不见了。
    回家过年,看到她面容更加削瘦了,皮肤也渐渐地松弛了,脸上的皱纹更深了。看到她,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些年发生在她身上的往事。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物资匮乏,为了生存,村里的每一个人都想尽办法去争取生存的最基本的条件,有的人为了生存甚至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她是村里最早南下的人,虽然没有因此富裕起来,但是最起码她完成了她自己认为该完成的任务。

化水平不高,又没有一技之长,能够在外地生存是比较艰难的。为了省钱,她没有办暂住证;为了省钱,她总是在菜市场捡烂菜;为了省钱,她也没有去租房子,就这样居无定所地生活着。为了逃避检查,她经常露宿街头。遇到检查严格期间,就跟当地的警察玩“躲猫猫”。有一年夏天的一个夜晚,雨下得很大,劳累了一天的她刚在一个天桥底下睡下,警察就来了,她卷起铺盖,拔腿就跑。那时她还年轻,跑得快,不一会就把警察甩到了身后。可是,那天晚上,那些警察就是紧追不放,似乎一定要把她抓回去。她跑到一个沟边的芦苇里躲避,才逃过了警察的追赶。钻到芦苇里,她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全湿了,铺盖也湿了,她就这样躺在芦苇里,被雨淋了一夜,被蚊子咬了一夜。第二天她照样去干活,凭的是年轻。

跟村里其他人一样,每年她只在过年,和麦收季节回家。每次来回为了省车票,她总是想办法逃票,遇到查票的,她赶紧钻到座位底下,躲起来,等查票的过去再出来。有一次,查票的似乎一定要把她查到不可,一路上一连查了好几次,她就钻了好几次座位,每次都要蜷缩在座位下一直等到查票结束。等她从座位底下出来时,手脚基本上失去了知觉,要是遇到运气不好,被抓住了,还要补票,这才是她最心疼的。

知道这件事之后,第一次坐火车时,我特意看了一下火车的座位,那下面不可能容下一个人而不被发现,哪怕她是那么削瘦。我一直不理解,她是怎么躲在下面的。那一定是一种煎熬。

后来我才知道,她在南方以捡废品为生,至今村里还有几个仍然在那个地方生存,不过他们都对自己的产品做了升级,从捡变成了收。她当时为了多捡废品,多卖钱,就不停地走呀走呀,身上背着水,渴了就喝口水,累了不舍得休息,以至于落下了腿病,现在她走不了远路了。她仿佛用20年的时间走完了她一生的路程,耗尽了腿部的功能,现在能走路就已是万幸了。

她不会存钱,每次回家都带着现金,把钱缝到贴身的衣服里,到家后,拆开,掏出一大堆百元现钞。那上面有她的体温,冬天能够看到那钱的周围冒着热气。那是她无数个日日夜夜,不停的走,不停的捡,舍不得吃,舍不得住,用艰苦换来的。

每次她回来,我都会觉得,她又廋了一圈,又老了一岁。那些带着体温的钱夺走了她那个年龄段该有的风韵,使她看上去比同龄人老。她似乎提前预支了生命,变得一年不如一年。

她那个时期就是我现在的年龄,而我比她幸运了很多。我不必向她那样,躲避追赶,露宿街头,也不必像他那样,收获的远比付出的少,更不必像她那样提前预支健康。而这一切都是她给我的。

她就是我的母亲,也是村里那一帮伟大的母亲。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