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周霁:书的回忆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1/30 21:17:00


书的回忆

作者:周霁     

韦力答庆山时说:书籍代表人类进步,它是鲜明智慧的总结。在文字之前很多理论只能口口相传,自生自灭,但人类的进步就是总结前人的经验,产生后代的积累和飞跃。如果没有文字记载,大部分东西都会散失,经验不能被总结。人类进步就是产生文字和书籍。

此刻,一边阅读着盼望已久的书本,一边思绪万千。

首先是庆幸这本找了几年的书,终于到手。想起之前因为出版量少,读者较多,有心之人就把它炒作到1800块的高价,让我这个可怜的工薪阶层,只能一次次叹息走人。前几天终于在作者的微博里得到再版发行的消息,喜出望外,花了少少的银子,不费周折就轻松得到。

能够有大把的时间,舒服地阅读,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不用上班,不用带孩子,如若看书入迷忘记做饭,可以等老公回来做一点,或者叫上外卖,都可。仿佛回到了生活在老宅子里那段儿时光阴,缓慢,凝着,美好。

那个时候,时间仿佛是胶着的流不动的果冻,插不进一丝风。每次想着怎么成功甩开爱黏人的爱哭鬼妹妹,手脚并用地爬上家里那无人想去的阁楼,再把木楼梯抽上去(这样就没人上得来),不顾灰尘呛人,不顾闷热寒冷,只为那阁楼上有一大木箱的书。

一开始并不是为那箱书去的,而是为躲避妈妈责骂才上去那阁楼的。有一次因为好奇带着妹妹搬动别人寄放在我家天井里的那块大磨盘,年少力气小没有掌握好分寸,压痛了妹妹的指头,哄不好妹妹,眼看着妈妈快要下班回家了,走投无路,被逼“梁山”。哪晓得这不是梁山,而是书山呐!一日入书山,被困终生!

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爸爸是湖南师大中文系毕业,并不知道他收藏的书籍的价值,只觉得灰扑扑,黄旧黄旧的书本有着特殊的味道——后来才知那是油墨香,纸墨魂。许多不想被人找到的时候,我可以在此打发时间。看得也不仔细,左一翻,右一看,哪个看着没意思就随手往木箱里一丢,哪个看着懂了就多看一会儿。

现在想想,那时的我真是奢侈过了头啊!这么多好书竟然任我挑三拣四,甚至蹲着累了就搬几本大部头垫在屁股下当板凳……还不知道《红楼梦》为何物的时候,就翻看了多部红学研究;还不知道马克思主义是吃的还是用的的时候,就深深地记住了这几个字;还不知道诸子百家是我国历史上学术派别的时候,就囫囵吞枣了一番庄子老子道家……不仅如此,我还在那堆书里遇到过血馒头,江姐,薛仁贵,遇到过抄得整整齐齐的诗词(后来大了才知道那叫手抄本)。

还有一本书真真不记得书名了,但是清楚记得那是黄绿色封面的文言文神话,看懂很艰辛,但是不忍放弃,于是拿了下楼。一日,被我爸看到,他很惊讶,问我看得懂不?我老实回答有一点懂有一点不懂。于是那段时间的午睡前,我都乖乖躺在爸爸腋下听他给我念一段讲一段,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是《莲贞仙子》。

十一岁那年,我爸病故,临死前他在病床上跟我说:“霁霁,爸爸没有什么留给你,唯有阁楼上那一箱子书留给你了。”

悔当时年少无知,竟然没能好好保存这箱瑰宝。十五六岁去县城里读书,有一个周末回家发现我用来夹放票据的一本书不见了,找的过程又发现家里好多旧书不见了。原来是爷爷,从未进过学堂,只知道精明做生意的爷爷,他看着旧书,都翻出去做废旧纸给卖了……看我着急,爷爷愧疚的带我去了废品站,找遍了都毫无所获。大哭一场。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