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文江蓉:三坡雪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1/28 19:04:00


三坡雪
文江蓉

闻得好友邀约进山--三坡,不禁心痒痒的,难奈户外走走,亲近大自然的欢喜。

周日的早晨有点冷,出发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老马炒了两份炒粉带着出发,阳光说想买一个发热包,可以焖煮热饭户外解决吃的问题。

车过廖家的时候正逢赶集,看着攒攒的人和热闹的集市,老马一直说赶快拍照。忽然瞅得垒得高高的崭新的木椅子,老马忍不住想买一把。逗逗问要不要停车,大伙又被围着一起烤火的人吸引住了,烧得又红又旺的火苗和人们谈笑的轻松愉快不禁又是一幅充满生活味和乡土气息的美好画面。

冬天的乡间小路是安静而寒冷的,水潺潺,树依依,没有行人,没有鸟鸣,只有浓浓的晨雾笼罩了前行的路,和偶尔忽然的一辆急驶擦过的小车。

车开近三坡的时候,路变得不好走了,没有硬化路,只有满是石块的泥路了,又突然看到一道很宽的水横亘在面前,开车的逗逗老师不禁有些发怵,问老马,怎么过去?老马毫不疑惑地说:开过去,水很浅。我看了看小鱼儿也不敢相信,这道水似个拦路虎,还飘着氤氤的雾气,冰冷静默,难道汽车要变游艇吗?

老马说,今天要过十道水。逗逗老师心一横,抓好方向盘就往前开了。果然水不是很深,车子开到了对岸,小鱼儿喝了个彩:好!我才明白,原来是穿到对岸,不是沿水而行。可是路变得愈发不好走了,一会儿是穿过树林,一会儿又是踏过泥路。到第二道水的时候,我们都忍不住下车了,一方面是为了是车子好开过去,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被外面的风景迷住了。

冬天的山林轻雾缭绕,清晨的太阳露了个羞涩的脸,像薄雾后面散发着微光的玉盘,不太温暖,没有明媚,却显得神秘而高贵。这道水洼正好四面环山,前方山林像屏障一样威严肃立,后面水洼像纯净的孩子一样柔媚多情,岸边的岩石矗立,和拍照的阳光身上的迷彩服融为一体,让人觉得不知是背景淡化了人物,还是人物已经和它浑然天成。地上水面的石块也似乎热热闹闹,欢欢喜喜,欢迎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再过了一道水的时候就是狭长的一条进山的路了,伴随着盛名的楠竹江蜿蜒而入。一看到水流轻轻绕过一块块巨石,曲曲折折,连绵不断,漂亮得没话说的楠竹江时,大伙儿都不禁说:溯溪绝对是个好地方。小鱼儿邀我夏天一起来溯溪,没想到第二个星期,老马又拉了一帮人冬溯楠竹江,电话那头的小鱼儿按捺不住的兴奋,一个劲儿地说:好玩!好玩!可惜没成行的我,只好在小鱼儿的文字里感受水墨丹青,金山银水,凤舞鸾歌,乐乐陶陶。

后来我们干脆把车停在路边,决定徒步而入了。阳光跑起来喊着铿锵有力的号子“一,二,三,四!”我们便随着奔跑的步伐飞跃起来。山路漫漫,楠竹江怪石嶙峋,清流缓缓,蜿蜒而去,我们像撒了欢的各种玩:遇到一个小山坡,奔跑着各种慢动作;看到一块岩石壁,仨儿一起面壁思过;你追我逐,各种调侃戏谑……

走过了一段山路,我们还没有真正进入大鸟山腹地,直到开始登上有点儿陡的山坡(听说是三坡,我便自以为有三个这样的陡坡),一路上只看到硕大的牛粪,可能已经耗费了不少精力,累得我直呼:牛都可以上得去,难道我上不去吗?脱下厚重的外套,塞进背包,热情的筱鱼要帮我背包,让我觉得很过意不去,好像一直以来都不习惯于别人的善意,自己的事自己做,自己的包袱自己背,已经成了墨守成规的原则。

念念不忘的拿和花,我们一路追问老马,逗逗老师颇有被忽悠而来的迷惑感,不过也许“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是逗逗老师的户外风格吧。不知是谁眼尖,看到了一株野果子树,结着有点像猕猴桃的果子,阳光顾不得危险,攀着树去摘果子,虽然没吃到拿,但是这种野果(好象叫猫卵子)也还不错,特别是想带回去给女儿娜娜看新奇。阳光还想继续攀到边缘的树上去,老马不由得说:留一点给下次来摘吧!于是,大家停在树下,分享着彼此的干粮和食物。

转过了“三个坡”,大鸟山风采才真正展现在我们眼前,而此时,没有真正的路了,只有“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作为总指挥的老马马上给我们编好了路队编号:阳光先锋,我随其后,逗逗尾随,筱鱼紧跟,老马断后。早就耳闻老马为大鸟山的开发作出了不懈的贡献,而老马也说“没上过大鸟山算不得真正的户外”,可是真正来攀大鸟山,着实让我体会了手脚并用、连滚带爬、整个人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切身感受。而户外高手阳光却如踏平地,看到丛林中的一块岩石都玩性大发地爬了上去,表演蜘蛛人给我们看。

而同行的人互帮互助,互相照顾是最暖心的,递一根金鸡独立的拐杖,跳一曲急流上的探戈,推一把爬上去的力量,抚慰一下胆怯的心跳……一声鼓励,一句宽慰,几个玩笑,互相调侃,把丝毫不简单的户外之旅变成了轻松愉快的旅程。

终于爬到山顶了,林立的树木在寒冬里静悄悄。山顶还真不是盖的,出了汗,此刻竟然有透骨的寒意,休息了一会,我们便开始下山。可能别人都觉得下山更容易一些吧,只见队友们嗖嗖就溜了下去,我却分外害怕起来,怕滑倒,怕摔跤,连老马指给我看的野猪洞都不能减轻我心里的恐惧感。特别是绕过一个石壁的时候,虽然前有逗逗老师护阵,后有筱鱼撑腰,我还是感觉除非学了《笑傲江湖》里的吸星大法,不然怎么可能过得去?最后,在“鬼哭狼嚎”的自我减压中过了一大关。

虽然不容易,但下山的喜悦还是占据了内心,很感谢筱鱼说很喜欢和我户外,可能我有时候爱作“开心果”吧,其实说到真正的户外,我是还远远算不上的。

大家下山的速度很快,一会儿就从迷离的山林里走了出来,来到下坡的地方,逗逗一马当先,早已不见踪影,我和阳光尾随其后,忽然听得老马大呼:快回来!阳光好奇地跑了回去,只见那三人指着远山,一脸欣喜若狂,小鱼儿和老马又赶紧招唤心急回家的我,我只好也折了回去,这一回头就真的是“回头一看百媚生”,只见远方的山巅白雪皑皑,恍若人间仙境。我们都压抑不住心中的欢喜,对于第一次看到雪山的我来说,虽然远了点,但那种震撼的美是无法形容的。三坡雪,是我们不虚此行的惊喜交集。

老驴们是领我进入户外的带路人,因为户外,我结识了一众英俊潇洒、美丽动人、十八般武艺样样在行,各怀绝技,古道心肠、热情善良、忠实可靠的朋友。也许路在脚下,情在心中,不变的是那个真实的自己,会变的是纵使岁月亘古不变,知心越走越近,真爱越来越懂。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