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攸县人,上攸州网

周霁:那段年少无“鞋”的岁月(图)

来源:攸州网  时间:2018/1/18 20:35:00


那段年少无“鞋”的岁月
    周霁

    作者简介:皇图岭一小老师

  

晚行的路上,下着大雨,噼里啪啦的雨滴在伞面上奏响了夏雨的乐章。凉鞋里的脚丫早就湿透了。这是夏天,不感觉冷,只是,儿时的故事陡地从记忆的口袋里迸出来,甚至,连那时的湿冷也仿佛一道给带了回来,萦绕了周身,突然就感觉冷了,鸡皮疙瘩即刻爬满了双臂。

那段岁月总是沉浸在冬雨连绵里,父亲亡故已有一年,家境正是最困窘的时候。多亏进入初中以后学校有了校服,于是,正值青春年少时的女孩,在衣着方面可以免除忧患,但是,鞋子是个问题,而且是很大的问题。

冬季刚刚露了个头,那双被我刷洗得发白的浅面子的跑鞋,就被头一阵冬雨给淋湿了,上学路上泥泞不堪,无论我怎么踮起脚尖蹦跳着拣道,还是一脚一脚地踩进泥水洼,合着袜子都湿透了。家是不能回的,因为那里没有一双合适的鞋子能让我穿出来。自作聪明的我,叹了一口气,干脆大踏步走向学校,奔到水龙头下面,豪爽的把脚伸到水柱下把鞋面上的污泥冲洗掉,然后,跺跺脚,就这样进了教室……

那时候大概有零上一二摄氏度吧,整个上午就是在双脚被冻得发麻,而我在不停跺脚中度过的,当然,还得当心被老师点到回答问题,却不当心自己会被冻感冒,不,不是不当心,而是根本就没想过这样会被冻坏。那时候身体好着呢,接下来的日子里,咽喉发炎,发烧什么的一次次降临,我不理会它们赖在我身上无聊了又会一次次自己离开。

每天中午回家有两个小时,别人在吃饭,烤火,休息,而我在干嘛呢,我也在烤火,在火边上把鞋袜脱了,放在煤炉子上烤干,可惜,仅仅两个小时,鞋子是烤不干的,半干半湿的还得穿上,赶去学校上下午的课……

这样重复烤鞋,湿鞋的过程,不觉隆冬来临,我惊讶的发现,双脚长得好快哦,竟然穿不进那双跑鞋了!呵呵,其实,哪里是脚丫子长得快,只是冻得长冻疮了,肿得穿不进鞋子了。

我向母亲提出来要买一双鞋的要求。被拒绝的结果可想而知,家里实在拿不出钱给我买鞋子穿了。不过,我得到了母亲年轻时候在厂子里上班时发的工作鞋,母亲从楼顶上翻出这双满是灰尘的鞋子时,笑着对我说这是麂皮的呢,是她年轻时候最流行的!样子虽然丑得笨拙,但是有总比无好。

可恶的冬雨夹杂着冰雪,可恨的泥巴路一步三滑,一下子又吞噬了我脚上那双母亲当年最流行的麂皮鞋……十二三岁,本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终于满腹忧思——什么时候可以拥有一双合脚的不进水的鞋子啊——至于同学们脚上那一双双漂亮暖和的皮棉鞋,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自己也想过法子:赤脚穿湿鞋,到了学校以后用厚厚的卫生纸垫在湿鞋子里,然后从兜里掏出干净的袜子穿上再小心翼翼地套进鞋子里;也有到亲戚家里讨要将被扔掉的旧鞋子,大了不要紧我用鞋带子绑紧些就可以,可这样的鞋子一般都是一次性的,毕竟在那个年代遭到抛弃的哪里会有好东西……

终于有一天,大雪纷至。从厚厚的积雪里走回来,我的脚已经没有知觉了,倒了一盆热水烫脚怎么也感觉不到热度,于是一再添加开水,脚丫子烫出来水泡还是没有知觉。爷爷不巧遇到,大呼不可——七十多岁的老人家给我倒来温水,一边蹲下年迈的身子给我按摩双脚,一边给我讲他年少时给地主家做“长年”大冬天的赤脚冻伤,是我的太奶奶给他烫脚的故事……这时,眼泪不知怎么的就掉了出来,一颗一颗使劲砸在裤腿上……

后来,爷爷跑到供销社,给我买了一双长了两个码的深筒胶鞋,他说买大一点,可以多穿两年。“嗯!”我点头,抚摸着紫色鞋面上描绘着白色的花,想着脚丫子再也不用在湿冷里度日,喜悦非常。

再后来,有个男人愿意给我买鞋。他说再也不让我的双脚挨冻了。而后,女儿出生了,被我们惯得鞋子到处都是。

大概是人逐渐老去,才会开始回忆过往。感叹过去也好,忆苦思甜也好,那一段年少无“鞋”的岁月,终究是不再复返了。



  • 评论

已发表评论(0)

  • 热门图集